Carlo雾言

這兒是霧言,現時主混月歌。時不時會寫寫東西畫一下畫出出cos (…

【海隼】命運 (第六章)

#cp搭檔,主海隼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雙層的窗簾令陽光無法照進房間,文月海的生理時鐘也比平日稍為晚了一點才響起。他感受到像是有什麼軟呼呼的東西在輕蹭他的胸口緩緩的張開雙眸,大腦再一次當機了。這並不是屬於他的房間但卻又非常熟悉因為.是這是「塔」的二皇子殿下即是——他們的隊長的房間,而那位皇子現在祼着身子在自己的怀裏睡得正香。

文月海努力回想着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到了床上…隼用帶着哭腔的聲音呼喚著他的名字…自己把他壓在身下.稱不上温柔的頂撞着,發出羞辱的聲音。他最記得的是..

霜月隼到達頂端的時候是笑著的。

然後自己像只野獸繼續發泄着不知道抑壓了多久的欲/望,而對方也回應着自己..三次,四次,直到身下的人失去意識。

「海。」

從回憶中反應過來,海發現隼正在注視着他。一瞬間文月海覺得自己被看穿了。只不過隼倒是没再說些什麼只是緩緩的坐起來打了個哈欠,也許因為剛剛起床隼的頭髮亂亂的眼角還帶著淚水.加上身上全是昨天留下的痕跡令海不敢直視對方,過了没多久隼搖搖晃晃的再一次掉進海的怀裏用沙啞的聲線小聲地念着些什麼。

「...今天的工作就—交給海啦..晚安。」

「喂喂喂..!」

被吵醒了的霜月隼像是有是有些不快,微微鼓起臉頰盯着面前的人。

「海真過分呢,昨天對人那麼過分然後今天完全不打算讓我休息嗎?被海這粗暴對待現在我的腰可疼了。明明已經發泄了好幾次但還是繼續用那根——唔唔…」

「今天off!今天off!聽到了没有..!」

海用手捂住隼的嘴巴防止他再出什麼令人覺得羞辱的話句,隼調皮地眨眨眼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對方的掌心,見人紅透了的耳尖心滿意足的閉上雙眸享受這天特別的off.

這個混蛋——!

———
劇情還是沒有進展…orz我決定罷工!

【海隼】命運(第五章)

#cp搭檔,主海隼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明明没開車但被屏蔽了..委屈。

https://shimo.im/docs/8AxYLwv3Ttoa3Oe8

↑↑鏈結

不如,不如坑掉吧(…

【海隼】命運 (第四章)

#cp搭檔,主海隼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可能是為了來見你吧。』

    霜月隼像是開玩笑般說出的一句話令文月海困擾了好幾天,加上隼的身影總是與他夢里那只白色小貓的身影重疊讓文月海下意識去躲避霜月隼。接下來的幾天晚上他没再發那夢。

    由於各種奇怪的想法混集在一起令文月海的精神變差情緒也不太穩定,其他的隊員發現到海的異常但又没敢出聲.因為即使說了自己也幫不了他什麼。

    像平常一樣他們集合,確認任務,然後解散。當無需要出戰的時候他們大部分的時間也是用來做一些訓練或是閑著。當其他人也一一從隊長的房間離開只有海一人被留下了,場面十分尷尬。

「坐下吧?」

    霜月隼示意對方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而文月海也的確這樣做了。隼走到海面前以俯視的方度看著他.平時面帶笑容總是鬧事的人現在卻面無表情稍微有些冷漠的注視着他,有種莫名的壓迫感。

「為什麼要躲着我?」

    文月海沉默了一會,他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霜月隼看起來很不滿意。

「為什麼拒絕讓我進入你的精神世界。」

    隼這次没有等他回應直接抵着對方的額頭強行令他與自己對視。霜月隼是一位極度優秀的向導.甚至被人稱為天才,在文月海現在這種精神紊亂的情況下要入侵他的精神世界並不困難。

    明明只是没整理幾天,已經這麼混亂嗎。霜月隼看著這片平時顯示舒適的陽光與海灘的精神圖景下着狂風暴雨,着急的開始了整理。在文月海的精神圖景中其實有一片地方連霜月隼也無法輕易進入,當然.他没有偷窺別人内心的秘密興趣,没有對方批准是不會強行進入。看著平靜下來的大海下意識的走前了幾步便停下了,大海很深.没人能夠得知當中隱藏著些什麼。

    過了接近十秒左右,白貓站在隼的肩膀上喵了一聲示意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然後便開始舔毛

    文月海還未能反應過來,他只知道他的精神世界被入侵了,然後像夢里一樣他被一只白色的貓安撫了情緒。而那只白貓和牠的主人就在面前,文月海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才反應過來對方是一個向導。

    但現在的氣氛有點微妙,這次打破沉默的是霜月隼。

「——不如考慮一下和我結合如何?海。」

    那是一句充滿了冲擊力的話句。

【海隼】命運 (第三章)

#cp搭檔,主海隼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那麼郁淚跟隼用戰艦在上空巡邏,陽夜就跟我在陸地上。没問題吧?」

「不。我和海留在陸地,其他的人在上了空用戰艦作戰。」

    剛聽到隼所説的話後大家也表現出同一個反應,但由於這是隊長的話只好服從.海更是有些擔心。

    簡單來說在陸地的意思就是所謂的近身戰.從認識到現在只有短短的幾天但在這幾天中,隼一次體能訓練也没有參加過。加上因為對方身為皇族所有的資料也被隱藏起來完全無法知道對方擅長些什麼,別說是能力評估.就連他是個哨兵還是個向導也不清楚。唯一的資料只有白虎這兩只字。

『霜月隼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迷。』

    還未看見敵人的身影。兩人就這樣保持着沉默在這條充滿了碎石的道路上行走,霜月隼無聊的踢着地上的小石頭.而文月海則一直盯着他看。隼注意到視線便歪歪頭望向對方發出疑問,也許因為幾cm的差距隼望向海時需要把頭抬起.這個角度望下去霜月隼顯得有些可愛。文月海摇摇頭表示没有任何的事情並試圖把奇怪的想法扔出腦海,然後兩人就再一次沉默起來。

    首先打破這片沉默的人是海.他發出了提問「…說起來為什麼隼會來到我們這隊?明明是個二皇子,没需要下來受苦吧?」

「嗯——為什麼呢。」
「可能是為了來見你吧。」

海看見了對方的眼眸中充滿了他的身影。

「報告,大量的戰艦正在向我們的方向前進..!海桑和隼桑也要小心一點,敵人要來了」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你們也要小心一點,郁」

    Albion與leon在兩人的身旁出現,不需要任何語言的交流.他們背靠著背觀察現時的環境,就像一對相處了多年的搭檔,即使其實只相處了幾天.但卻覺得能把背後交給對方。只不過現在不管是天空還是地上的敵人也是他們的幾倍,局勢明顯不利。

「沒想到一上場就收到這麼大份『禮物』」

「喂喂,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吧?要上了」

「好——」

    現在的Albion和平日靠在leon身上撒嬌時的樣子完全不同,牠的爪子強而有力.靈活度也意外地不錯.輕易便解決了幾個對手。而隼不會主動去進攻,他的動作很快也很优雅.不會做出任何多餘的動作。

    天空上的四人也靠著對其他人的信任合作把敵人一一清理掉。當回到塔里時五人也疲倦得快要倒下只有隼一個人的與平常無異一點喘息也没有而衣服還是纯白的令人難以相信他剛才有參加過這場戰爭。

「相信大家也己經累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是一天off哦♪」

    今天文月海也是發着同樣的夢。白色的小貓跑到他面前用那雙好看的眸子望著他,身後的尾巴輕輕晃動。海與小貓對視了好一會,這樣的場景像是在哪裡見過。

「總感覺有些熟悉的感覺啊..」

——隼?

【海隼】命運 (第二章)

#海隼,微陽夜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

「海——紅茶。」

「啊好,馬上來」

「海——曲奇。」

「好好好。」

葉月陽看到面前這奇異的景色想要吐槽但又不知應從何處說起,把腦内的吐槽句子組織好正想爆發出來時卻被搭檔制止。長月夜一手捂住他嘴一手扶著肩膀踮起腳尖嘗試消除這段身高差的距離,而對方也乖乖的歪腰讓人能靠到自己耳邊説話「陽,冷靜點。他可是二皇子..」夜用他自認為其他人聽不見的說道,陽倒是没管太多把對方的手拿下呼出一大口氣.像是怕另外兩人聽不到一般調高聲量。

「夜,這個不停喚人做事的"二皇子"不會真是我們新的隊長吧?是不是弄錯了什—.....疼!」

「陽…!」

葉月陽委屈地揉了揉被捏的腰部,正想開口再説些什麼卻對上了對方和善的笑容.作為一個哨兵直覺告訴他如果不想失去性命就只好閉上嘴。

茶杯落到小碟子上時發出清脆的響聲,令所有人的視線也齊集到霜月隼身上。但那邊的人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一般只是繼續品嘗着他的紅茶,房間的氣氛就這樣陷入沉默。

「這樣的紅茶也不錯,但我喝這種茶時習慣會加鮮奶。海要好好記着哦..♪」

自從霜月隼來到後文月海總是發着同一個夢,在夢中有一只白色的小猫總是跑到面前用那對碧綠的雙眸注視着他,尾巴左右的晃來晃去。而文月海每次也會把牠抱起,小猫從來也不會抗拒這個動作.甚至會主動湊過去蹭蹭他的臉頰。

「喂喂,好痒—」

小貓像是愉快的喵了一聲然後便縮了在他的怀抱裡。這個夢不是惡夢,反而自從發了這一個夢後文月海覺得自己變得輕鬆了.也許是被那一只白色的小貓咪治療了吧。

陽光從窗口照進,又是新的一天。換好衣服完成了各種早上該做的事情他終於站到了霜月隼的房間門口。今天的第一個任務。深呼吸.敲門,推門。

「喂隼——早上了,要起床了!」

床上的人與被子化為一體卷成白色的一團,海見到這狀況就知道今天也會不妙.他伸出手推了推這團物體。「海—..不行…嗯」團子稍微動了動發出聲音,隼因為剛剛醒來聲音還帶着些許沙啞的感覺加上那個人說話時總是帶著懶懶的尾音,令海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雙手抓住被子的邊緣。

「…一、二!」

「嗚啊——!」

「敵人在『廢墟』里比較遠離『塔』所以今次的任務容許使用戰艦作戰。對了…隼你今次會參與嗎?」海對任務作出一連串的解說最後的問題等在旁邊還在撫摸Albion的隼身上.

「這是當然的,我可是隊長哦?」


——
———
好,努力的一日一更,今次終於有多一點隼的戲情了!今次運用了一點哨兵向导獨特的設定,順利把他們推了上戰場x下篇可能會施一段時間因為我不太知道該怎樣寫打飛機(。)

【海隼】命運 (第一章)

#海隼
#哨兵向導
#帝國私設有

-

  星歷8859年。自從那場世紀大戰開始了後這個世界變得扭曲,混亂。但那埸戰爭卻直到現在也未完結。街道上滿地也是乾涸了的鮮血腐化了的屍體各種充滿了病毒的水源與空氣,人民被政府安置於名為『塔』的建築之中生存。這座塔分了五個級別,平民、哨兵或向導的家人、哨兵或向導、政府、皇室。平民為最低等的存在而皇室則是最高等的。

  在塔中被容許外出的只有經過教育與長時間訓練的哨兵和向導們。而文月海是其中一位,現時24歲身高約187cm.是一個樣子不錯性格開朗人見人愛的哨兵但目前還未有情侶或是結合了的向導。在所屬的隊伍中就只有他一個是單身的可以說是非常之尷尬了,但那又如何?没就是没啊,就算想要上天也不會突然掉一個向導下來。於是我們的文月海先生今天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在旁邊看著自己的隊員秀恩愛。記得之前有一次我們年少的水無月淚一面天真無邪的問「海是…黑暗哨兵嗎?」那對充滿了期待的雙眸,令人無法拒絕回答。就這樣害文月海在這麼多人面前解釋自己只是單純的找不到對象,單純的。

「海桑,海桑?」

  温柔的聲線把海從回憶中喚醒,長月夜抱著一份厚厚的文件看起來有些着急的。「怎麼了嗎?夜,難道上面給了出戰的命令嗎?」海這樣發出了疑問,但夜卻摇摇頭否認。「不…收到信息說從今天開始會有一個皇族來到這裡,然後..成為我們的隊長。」文月海愣了好幾秒也没有反應過來,長月夜見狀便繼續把話接下去「而那位大人的心獸是只在玄武之下的…」

——『白虎』

  這句話是由兩個人異口同聲的道出,還在休息的leon突然被一個白色黑色間的物體扑倒本來打算進入攻擊狀態的但見身上的東西不一停地替牠舔毛還像個小孩般亂蹭馬上就變得不知所措,只好無力的嗷嗚一聲向主人求救。

  身邊響起清晰的笑聲,文月海這才發現他身邊站了個人。即使說現在是放鬆狀態但作為一位正常的哨兵没可能連不認識的人站了在身邊也没發現,對方像是用了什麼隱藏自己的氣息。他抬眸觀測了一會面前的兩人把白虎召回身邊才開口道。

「初次見面,我是霜月隼。如果你們叫我二皇子大人我也不介意哦?然後同時也是白虎的持有者,從今天起會成為你們的隊長。嗯——多多指教…♪」

這就是那個惡夢的開端。


——
———
於是就把第一次寫文獻給了海隼,鼓掌。大概就是用來滿足自己産物,滿足一下自己奇怪的腦洞等等.所以可能會有些角色崩壞加上我的文筆不太好無法把他們的好描述出來很抱歉(。)就是這樣,請多多指教。